为什幺我认为导盲犬协会歧视同志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最近台湾导盲犬协会的文宣引起争议,文宣当中「理事长的话」引用宗教教义主张:

是上帝定规,一男一女才能繁衍后代,没有人能违反这个规律;家庭,是一个照顾后代的组成;如果没有产生后代的可能,根本就不需要家庭这样的组成。[1]

此文宣截图被转贴到各种论坛,在脸书上也有不少讨论串,有些人认为这代表台湾导盲犬协会歧视同志,也有人认为文宣并没有直接主张同志不好,虽然被截图的内容跟导盲犬看似没有直接关係,但我们应该早就习惯「XX的话」各种跳痛,所以也没有什幺大不了的。

然而故事还没完,有人找出台湾导盲犬协会的寄养申请规则,发现它明文规定的申请资格包含「以家庭为单位,至少一夫一妻」。虽然这只是「帮忙养育未来的导盲犬」的资格,而不是「申请导盲犬」的资格,所以并不会使得「家中没有一夫一妻」的盲人无法申请导盲犬,但还是遭受许多批评。

面对这些指责,台湾导盲犬协会昨天发出声明否认自己歧视,也不认为文宣内容有歧视问题,并且一面强调外界不应该撷取单一段落来扩大误会,一面承诺将来会小心措辞:

协会在此再次重申:本会并无对任何团体或个人有任何岐视,更无反同。协会所提供的服务,更不会因为个人宗教或性向而有不同分别。

本会理事长文章表达的是家庭中「爱与信任」的重要,并无任何岐视的意思,若以整篇文章前后文完整阅读即可得知,读者节录单一段落做如此大误会的解读,本会深感遗憾。

本会往后对于协会刊物的内容文字之使用与校对,将会更小心仔细,以期不再造成读者有任何误解与不舒服的感受。

所以台湾导盲犬协会到底有没有歧视?先说结论:我认为有。不过在拿着这个结论去谴责他们之前,我们也该了解一下,是哪些条件使得这个歧视得以出现。

台湾导盲犬协会因为两件事引起争端:

我们应该注意的是,就算这两个争端各自都是歧视的表现,它们分别对应到的歧视种类也不见得ㄧ样。(1)是一种言论,而(2)是一种对于资格的规定。以常见的种族歧视例子来说,若(1)和(2)都是歧视,它们在「种类」上应该相对于:

    在街上散布文宣,主张黑人的智商比较低。规定黑人不可以进自己开的餐厅用餐。

在即将出版的书《护家盟不萌?》里面,我把这两种歧视分别称为「歧视的言论」(就是「歧视言论」啦)和「歧视的差别待遇」。这两种歧视至少在下面这几点上有值得注意的差别:

歧视的差别待遇会直接导致某些人「失去某些权利或选项」,而歧视言论则不会。例如说,(B)直接导致黑人失去进去该餐厅用餐的权利和选项。(A)则没有这种结果。因此,歧视的差别待遇引起的损害很好理解。然而,歧视言论引起的损害,则需要进一步讨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当我们展现「歧视的差别待遇」时,也很可能同时有「散布相关歧视言论」的效果,例如若餐厅老闆把「狗与黑人禁止入内」印在DM上面发放,这不但是歧视的差别待遇,而且也会指责为歧视言论。

要搞清楚怎样算是歧视的差别待遇,癥结在于怎样可以把「歧视的差别待遇」和「并非歧视的差别待遇」区分开来。我们对待彼此并非一视同仁,政府对待不同人民也并非一视同仁,所以我们才有累进税制,让有钱人缴更高比例的税。除了部分有钱人和自由放任主义者(Libertarianist)之外,大多数人不会认为这算是对有钱人的歧视,因为我们有公平的好理由这样做,例如说:

对于有钱人来说,多缴这些钱造成的损害不算什幺。尤其是跟这些钱用在穷人身上的效益相比的时候。有钱人自己在无知之幕后面也会支持累进税制。……

在这种意义下,或许我们可以说:如果我们有公平的好理由去支持某个差别待遇,那那个差别待遇就不是歧视的差别待遇。这个说法只确定了「歧视的差别待遇」的必要条件,没有确定它的充分条件,不过这不妨碍它提供我们一些思考台湾导盲犬协会事件的提示:如果台湾导盲犬协会能提出公平的好理由来说明「为什幺非得要一夫一妻,才能帮忙寄养小狗」,或许就可以舒缓这个规定的歧视嫌疑。

对于这个规定,台湾导盲犬协会给了什幺理由呢?根据报导,协会理事长谢韵明回应指出:

导盲犬结训后,会进入盲人家庭,因此,从小就要模拟「家庭环境」

然而,就如同北市府动保处长严一峰说的,这个理由似乎不是很好:

以动物行为论,该协会的寄养条件看似合理,但家庭型态多元,培养环境不必以「一夫一妻」为主。

即便不懂犬类心理学,我们应该也很容易理解,寄养家庭的环境最好要能帮助小狗习惯将来「工作」的环境。不过,特别规定「一夫一妻」对于这个有什幺帮助吗?

这个问题或许还未定案,不过我们至少可以说,在台湾导盲犬协会对于这个差别待遇给出公平的好理由之前,他们还是对那些「不含一夫一妻的家庭」有「歧视的差别待遇」的嫌疑。或许协会接下来会补充ㄧ些论点,例如:

「寄养家庭不是我们的服务对象,而是合作伙伴,对于要选谁当合作伙伴,我们应该有更大的掌控权吧!」「我们并没有垄断『申请寄养家庭』的服务,如果你很想帮忙寄养小狗,还是可以找其他相关单位」

不过这些论点有多大说服力,还有待后续讨论。

在文宣里主张「如果不由能够繁衍后代的一男一女组成,家庭没有存在的必要」算不算是歧视言论?对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给更有自信一点的答案:应该是。

近几年我发表了好几篇讨论歧视言论的文章,贯穿这些文章的一个重要分析是:

歧视言论是「会强化使弱势成为弱势的刻板印象」的言论。

这个分析有许多理论上和实务上的优点,如果你有兴趣,或者你觉得这个分析是错的,可以先参考这两篇文章讨论的论点,再往下看:

讲出事实也是歧视吗?没恶意,就不是歧视吗?

在声明里,台湾导盲犬协会强调他们无意歧视同志,这个辩护在每个被指责为歧视的场合几乎都会出现,你可以回忆一下,一定对这些话有印象:

我不是歧视同志,我只是……我不是歧视原住民,我只是…………

然而,根据上述分析,你的发言是不是对于同志的歧视言论,跟你有没有恶意、是不是故意要歧视同志,其实没有关係。有关係的是:

台湾导盲犬协会的文宣「「如果不由能够繁衍后代的一男一女组成,家庭没有存在的必要」」涉及哪些刻板印象?或许你可以找到好几个,不过我注意到的是这个:

对人来说,能够繁衍后代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也是家庭的必要条件。

这个刻板印象并不单单是关于同性恋,而是关于所有人类。在台湾这种目前还有许多长辈汲汲营营想要传宗接代的社会里[2],因为「繁衍后代很重要」这种刻板印象而落到更糟处境的其实不只是同志,还有许多不想结婚、不想生小孩的人。当然,不婚族因此受到的待遇应该没有比同志惨,毕竟许多同志难以跟家人出柜的其中一个原因,就是家中长辈对于传宗接代的看重。

在这种意义下,台湾导盲犬协会DM上的言论是不是歧视言论,跟台湾导盲犬协会(或者说,协会的理事长)是否讨厌同志并没有关係。毕竟许多歧视都是内隐的,歧视别人的人,不见得会察觉自己的歧视。这也是为什幺歧视的问题这幺难处理。

考虑到这一点,我也会建议关心此议题的人用关怀和协助取代谴责,无心的歧视言论,背后常常是无知而不是恶意。台湾导盲犬协会的理事长可能只是没搞清楚一些事情,例如:

即使人有责任协助维持社会永续发展,这也不代表人有责任生小孩,因为帮忙养别人的小孩也有助于完成此目标。特别是许多孤儿院里还有小孩的时候。认为只有能生小孩的组合才有资格成家,这对于某些群体来说,会带来不必要的负担。上帝真的认为__________。……

NOTE

  1. 你可以在这里看到全文↩
  2. 或许可以想一下这句话算不算是对于保守长辈的歧视言论。↩

《哲学哲学鸡蛋糕》让你透视歧视!►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