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汉生病友 邱显智:不可分割的人权史

时代力量主席邱显智今天表示,乐生疗养院是不可分割的台湾人权史,应该重视。时力秘书长陈孟秀说,相对于日本重视并赔偿汉生病患与家属,台湾重建乐生院应重视乐生病患意见。

台湾人权促进会、青年乐生联盟,今天在乐生疗养院旧院区举办「乐生生活节」,举办讲座,与院民一起下棋,参观重建乐生院的模型,在旧消费合作社前学做石花冻,来访者与院民分享生活经验。

榕树下的小广场,残破颓圮的日本瓦院舍前,悬挂着「乐生保留运动」大事记的黄色布条海报,墙壁上展示过往乐生院历史黑白照片。

乐生旧院区保留许多日治时代建筑,汉生病已证实可治癒不具感染力,但今天乐生保留自救会荣誉会长李添培诉说当年染病时,遭到歧视的心路历程,仍非常难过说,「是我心中最难以解开的一个结。」

李添培接受中央社访问表示,1949年他 14 岁时,因病从东部花莲,被上手铐长途跋涉送进乐生院,清楚记得当时病历号码是 227 号。 住在乐生院超过 70 年的岁月中,看尽生老病死、悲欢离合、婚姻破碎,甚至轻生悲剧。

乘坐电动车的李添培说,当年被社会隔绝,封闭在乐生院内就像是个小社会,如今沿途林木蓊郁的园区,都是当年 2000 多人一起种植的。但「汉生文化园区」却遥遥无期,当年搬迁到组合屋的 38 人,如今凋零只剩下 6 人。

长期担任乐生反迫迁自救会义务律师的陈孟秀受访表示,日本前汉生病患家属状告政府,法院最近判决获国赔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谈话致歉,并考量家属所承受难用笔墨言语形容的遭遇,将不会上诉。

陈孟秀说,成立于 1930 年的乐生,旧院区历史建物将成立国家汉生病医疗人权园区,设置医疗史料馆、乐生广场及人权森林公园,但兴建过程遥遥无期,且不尊重院民的意见,也没有考量院民生活与交通所需,「盖了一座悬空陆桥,就好像是二次隔离」。

陈孟秀说, 2008 年台湾虽通过「汉生人权保障及补偿条例」予以补偿,但条例里的回复名誉、医疗权益、安养权益及汉生医疗园区规划,都未具体落实,以致对汉生病患的歧视仍持续发生。

许多与家人分离多年的汉生病友以院为家,形成独特的聚落。邱显智则希望社会不要再对汉生病友汙名化,他也会持续关注乐生的议题。